0

    鉴于离家十余年的博扬仍可以在诺坎普球场举办退役发布会

    2024.03.11 | admin | 21次围观

      博扬·科尔基奇的语速很快,身体不住地晃动,那几次大口的换气,似乎在竭力掩饰内心的翻涌。

      一周前,他回到了再熟悉不过的诺坎普球场,以一段看似轻描淡写的独白,宣布了自己的退役决定。

      就这样,又一位被视为“下一代梅西”的球员转身离开球场。当梅西仍然在场上征战,并创造了世界杯夺冠这样的伟业时,他的光环,依然无人能够继承。

      博扬曾被视为“下一代梅西”。

      从万众期待,到泯然众人

      “我今年32岁了,在学习和体验了许多后,我想正式结束球员生涯。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我离开巴塞罗那12年了,已经对这段球员生涯感到满足。”

      那一天,博扬在好久不见的诺坎普留下了两张照片,一张的背景是其职业生涯身穿过的所有球衣,包括巴塞罗那、罗马、AC米兰、阿贾克斯、斯托克城、美因茨、阿拉维斯、蒙特利尔撞击、神户胜利船、西班牙国家队和加泰罗尼亚联。

      另一张的背景,则是他在红蓝军团捧起过的10座奖杯,西甲、欧冠、西班牙国王杯、西班牙超级杯、欧洲超级杯、世俱杯……应有尽有。

      “虽然年过而立,但我依然拥有9岁时的憧憬和野心。我重新感受到了新鲜感,那种想要开启新篇章的渴望。”告别球员身份之时,这位曾被万众期待的球员如此说道。

      “我的目标是从现在到夏天,好好评估一下自己想做和能做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在足球世界获得的经验,可以为新一代提供帮助。”

      鉴于离家十余年的博扬仍可以在诺坎普球场举办退役发布会,他若在今夏去往拉玛西亚或巴萨一线队任职,应该也不是太稀奇的事情。

      神户胜利船是博扬球员生涯的最后一站。

      博扬的言语极尽洒脱,似乎不再纠结于离愁别绪的伤感。

      但回头看看他在巴萨新秀季的少年得志(2007-2008赛季48场12球),以及保持至今的欧冠淘汰赛最年轻进球纪录(17岁217天),再对比泯然众人后的平庸,总归会令人感叹。

      焦虑与压力,造就又一个“伤仲永”

      出道时的博扬,可是被视为拉玛西亚的“新一代梅西”。

      而博扬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是不断吸取巴萨和西班牙元素的神户胜利船,过去两年,他代表日本俱乐部出战了26场比赛,但只有一次破门。

      去年7月13日,天皇杯1/8决赛神户胜利船与柏太阳神一役,西班牙人首发58分钟,完成了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出场。

      由于状态不佳和伤病侵袭,履行完上赛季合约的博扬,并没有在今年年初得到神户胜利船的续约,随之而来的三个月无球可踢,终让前者面对了退役的现实。

      博扬并未能达到外界期待的高度。

      从天赋异禀的新星,到12年换8队的漂泊,博扬的球员生涯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他在几年前回忆的一个片段,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答案。

      回溯2008年夏天,一飞冲天的博扬一度得到过西班牙国家队的关注。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焦虑症,他的名字很有可能出现在阿拉贡内斯公布的名单里。

      但在那时,他的真实情况其实无人知晓,当煽风点火的西班牙媒体添油加醋后,时常要忍受晕眩和恶心的博扬,就被贴上了“自大狂”和“无理取闹”的标签。

      在博扬的足球记忆中,那是难以忘怀的节点。

      “对我而言,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不得不生活在人们的想象之中,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就是因为焦虑症才缺席了2008年欧洲杯。但没人想要谈论这些真相。”

      博扬的球员生涯遭受了焦虑症的困扰。

      梅西之后,太多“人造梅西”

      对于优胜劣汰的世界足坛而言,“人造梅西”从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

      当一度与梅西捆绑的博扬试图远离聚光灯时,所谓的“韩国梅西”“海湾梅西”“克罗地亚梅西”和“希腊梅西”,都接二连三地被看客们摆上台面。

      但迄今为止的结果,就是他们连欧洲主流联赛都难以立足,包括在中国网络上被贴上“天赋十倍于梅西”标签的“以色列梅西”——阿苏林。

      在2021年2月离开意大利丁级球队克雷马后,31岁的阿苏林已经下岗两年多了,尽管还没有官宣退役,但正在发展的服装生意,早晚会成为他的主业。

      曾几何时的噱头、标签和炒作,都已尘封在信息爆炸的互联网中,包括那一句出自蒂亚戈·阿尔坎特拉的“吹捧”——“阿苏林是我在拉玛西亚见过最有天赋的球员。”

      阿苏林的职业生涯其实比博扬悲惨得多,他从来没有出战过欧洲五大联赛,效力过的球队大多是英冠的布莱顿、西乙的桑坦德竞技、西乙的萨瓦代尔和哈萨克的凯拉特等队。

      十年俱乐部生涯颗粒无收,仅有22个进球。你可能很难想象这样的履历,出自一个在出道时就被欧足联官方媒体重点关注的球员。

      阿苏林曾短暂加盟曼城,但从未有过一线队出场机会。

      梅西的名头,也是一种“诅咒”

      如果问起阿苏林职业生涯最遗憾的事情,他的答案或许跟瓜迪奥拉和恩里克有关。

      十多年前,本来在巴萨B队表现优异的阿苏林,已经在一线队崭露头角,但就在路易斯·恩里克挂帅B队后,他的一切急转直下。

      以色列人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窘境:“恩里克根本不信任我,他就是不让我出场。我的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他甚至很少跟我说话。”

      后来的故事,就是阿苏林逃离了恩里克,与巴塞罗那分道扬镳,而他在海外的闯荡,也不幸地以一败涂地告终。

      两年前的冬天,阿苏林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道:“人们总是喜欢在足球世界比来比去,这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无论我去到哪个俱乐部,大家都会拿我跟梅西比较,他们似乎觉得我可以成为梅西,一个赛季轻松地打进50个球。”

      后来,在那一篇采访的标题中,《卫报》在阿苏林的名字前面又上了那个如同诅咒一般的“昵称”——“以色列梅西”。

      然而,安上梅西的名头容易,想要成为梅西却何其难也。每一个被期待成为梅西的球员,所承受的不仅是关注和期待,更是巨大的压力。

      或许博扬的焦虑症,与这种狂热的期待也不无关联。对于年轻球员,也许更美好的是无人关注时一朝成名的惊喜,而不是重压之下的艰难喘息。

    鉴于离家十余年的博扬仍可以在诺坎普球场举办退役发布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