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为什么小说的文体在古代中国文学地位比较低? - 知乎

    2024.04.14 | admin | 27次围观
    为什么小说的文体在古代中国文学地位比较低? - 知乎

      鲁迅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我说一下我对这观点的理解。春秋战国秦汉的主要文学作品以诗歌为代表,到魏晋以骈文为代表,然后唐诗宋词,元曲开始走向小说的方向,到了明清长篇小说的文体才攀登上比较高的地位。

      相比起西方的文学作品,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就有很重的长篇小说味道,荷马创作的史诗、但丁创作的神曲虽然都是长篇诗歌的文体,但也有很重的叙事性质,到后来莎士比亚的戏剧然后走向小说。

      虽然中西方的文学作品最后都向了小说的方向走,但无可否认小说的文体是由西方发扬光大,而且元曲的兴起和蒙古人脱不了关系,不排除蒙古人从西方引入。很自然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早期中西方的文学发展方向差这么远?这里代表了两者思想上的什么差别?

      首先,中国古代长篇小说,脱胎于说唱与戏剧,且以前者为主,而非只有后者。说唱在宋已经繁盛,不需要蒙古从西方引进。戏曲在宋其实也已成形,曰宋代杂剧、南曲戏文,在北方还有金代院本,并不需要元朝~元杂剧以四折为例,南戏远超此限,张协状元长达五十三出。元杂剧之魁首,历来推举汉宫秋,曰雅丽高妙。请问,元杂剧究竟是叙事性的增强,还是抒情性的增强、叙事性的减弱呢?相较于宋金戏剧,是更接近,还是远离了长篇小说呢?

      第二,无论中西方,小说的兴起,都是庶民的胜利。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市民阶层兴起的结果。之前的积累,没有那么重要。叙事传统只影响叙事文学的文体倾向,决定其兴衰的只能是需求与供给。

      顺便一提,元杂剧之盛,一是新兴市民阶层的需求旺盛,二是元朝的用人政策,使得官员及其储备的规模被大幅压缩,士人流入了创作队伍,间接抬高了供给的质量与数量,却不见得和西方有什么关系。

      元代对小说的贡献确实很大。比如,元朝普及基层教育,要求社学覆盖全国。至于执行力度,各有说法,但这一政策在明代得到延续。这显然提高了识字率,扩大了小说的市场。此外也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谈。但你要说和西方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

      第三,中国中古叙事文学、庶民文学缺乏代表作,主要原因是,庶民阶级自始至终没有取得过话语权,没有机会对庶民文学作品进行广泛深入的经典化。

      讨论中世纪文学时,除却诗歌与哲学、历史著作,最重要的就是传说、史诗与歌谣,诸如贝奥武夫、尼伯龙根、亚瑟王与圆桌骑士。这些与小说联系紧密的内容,通通被你跳过了~中国中古文学的状况,其实也差不多。与之对标的俗讲、变文与宝卷极其昌盛,目连救母、白蛇与许宣、伍子胥、王昭君的长篇故事深入人心。说起来,所谓四大民间故事,至少有三个要感谢变文,除了白蛇传,还有孟姜女和梁山伯。目连救母后来衍为一大类戏曲,和西游故事水乳交融、量子纠缠。芥川龙之介有部小说叫地狱变,地狱变是一张详尽描绘地狱景象的图,与之配合的就是绘声绘色的语言文字:地狱变文。中国乃至整个东亚对地狱的想象,刀山火海、铁树铜柱、拔舌抽筋,都是借由这些变文传播的。以上这些东西,至少于你的思考中,绝不存在。

      加上前述关于戏曲的问题,已可见得,你对中国古代俗文学的发展进程,近乎一无所知。而这恰恰是我国文学教育最普遍的成果水平。那么,中西方最大的思想差异,真的只发生在遥远的古代吗?

      如果小说是由西方发扬光大的,那么那些中国原始神话、唐传奇、民间故事、民俗等又算什么呢?中国从来不缺少富含本土国情的传统小说与故事,只是它们确实在文化程度普遍低下的古代很难得到像诗歌那种程度的传播与传承。

      仅针对蒙古人从西方传播元曲的观点,实际上,元曲的写作,通常是汉族人,而且是从唐传奇、变文、宋话本演变过来的,属于市民文学的范畴,当时中国人尤其是平民对西方宗教的了解(主要是指基督教或者说天主教)是相当有限的圣经最早的中文全译本估计也是明朝时期翻译的。元曲基本上是局限在汉语言文学内的。蒙古人,换句话说元朝对元曲的影响仅限于政策,和从北方带来的统治者的习俗在元曲里面留下的部分词汇上的痕迹。

      另外,古代小说家被汉代就称为稗官野史,不用等到元代,就长期被士大夫认为在文学领域,地位低下了,因为历史的叙述者是士大夫阶层,而非市民阶层,相对更具市民阶层属性的小说自然是不被重视的。

      历史唯物史观的坚持是有必要的。

      以上。

      既然说到鲁迅,他曾经给朋友的儿子开过共计12本的书单,其中就有《世说新语》!这是南北朝时期的…

      诸子百家中,有一个学派叫小说家…两汉时期神话故事有《淮南子》,魏晋志怪小说有《搜神记》!南北朝《世说新语》,然后唐传奇有《虬髯客》,《莺莺传》,《聂隐娘》!宋元话本有《快嘴李翠莲》,《卓文君》,《三生石》……还有《三国志平话》(三国前身),《大宋宣和遗事》(水浒前身)……然后元明清戏曲小说就不多说了!

      所以就不要说西方什么什么的了,是我们自己忘却了…最后感慨一下汤显祖和莎士比亚。在世界范围内,莎翁名气评价高过汤显祖没有问题,“东方莎士比亚”就不是什么荣耀,无非是我们后人的不争气罢了…但我们当代文坛也津津乐道莎翁莎翁,然后偶尔提两句“东方莎士比亚”时,就是文化不自信了,很羞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